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三上树下三生苦》by南拾柒

番一·印象


 那时谷内正有些人筹划着内战,我投靠的主子似乎正在查清自己营下的眼线,没有里精力管我们这些小卒。 

这也乐得我清闲。 后来有人给了我一个去明教找接线人的任务,接到口谕时我正打算出门,找我传话的是个唐门的男弟子。

 那唐门我认得,是主子的左右手,右眼眼角有一道挺深的血印。听说是以前和人打架弄的。 

不过我和他并不熟,只能是说在门派里互相知道对方挺优秀的。

 他和我说,主子下令找个人去明教接线人,其他人都忙,就我一个逍遥着。所以他找上了我。

 明教离谷内并不算远,但是却也挺凶险的。前阵子还听说昆仑那边浩气恶人两据点扛上了。

损失了挺多的恶人兄弟。 

等我到了昆仑的时候,据点那儿的人和我说他们已经在这里埋伏挺久了,为了我不打草惊蛇让我绕着走。

 等我骑着马上了高地时往后看,身后传来阵阵声响,兵器碰撞着、双方人马的呐喊、兵器撕碎布料的声音……伴随着我的远去,渐渐没在满天的风雪里。 

从龙门荒漠的据点走出来的时候,一个教内的师妹拉着我,给了我一个盒子。

我打开看了看,是个蛊虫。

 师妹和我说,那是蚀心蛊。 

我到明教的时候,那里的人对我挺热情,看我的服饰认出了我是五毒教的弟子。 

虽然安排我居住的人官话说的不算挺好,但起码是能听懂的。

沟通比划两下就知道我想干什么。

 我向那人借了匹骆驼在沙漠里乱逛。

骆驼的速度挺慢,但总比迎着大漠风沙自己行走要好得多。 

虽然接线人的事儿挺急,但是看我现在在这里慢悠悠的玩就能知道,我一点儿也不急。

 明教的黑夜似乎格外的漫长,月亮很大,很圆。仿佛触手可及。 

驼铃随着呼啸的风摇晃,铃声悠扬,传向远方。似乎响彻大漠,却又缥缈如禅。 

我迷糊间眯了会儿眼,醒来后发现骆驼卧在一颗很大的树下。 

我起身,打量着这棵树,透过大漠的月光,树叶泛起银光。 抬头时看见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树上,见我看过去就藏在了树叶里。 

我笑了笑,并不打算和他玩躲喵喵。 

“阁下何人在此?怎不以真颜见人?” 

“在下路过此地,并无有心打扰阁下。” 

树叶动了动,接着走出一个明教的女弟子。

看她的衣饰大约是刚入门不久的姑娘。

 “你,想要,干嘛?”她说着不大利落的官话,大约是久了没说过,声音有些哑。

 “我有不会和你打架,下来呗~”我笑着向她勾了勾手指。

她沉默了一会儿,从树上跳了下来。

 这时我才看清她的样子。 

那是双宛若火焰的眸,看向我的时候似乎带着些小兔子看狼一样的神情。

嘴唇饱满,但是却没什么红润的颜色,和她的肤色是一样的,苍白的。

 她那身金灿灿的首饰这时被揺的哗哗作响,手上还篡着一双弯刀 许是被我看的不耐烦了,她皱了眉瞪了我一眼,却忽然让我觉得心神荡漾。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口报了一个名字给她,问她这人在哪。 

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指着戈壁的一面说,“在那边,有,屋子,随便问几个,人,都可以。” 

我向她道了谢,牵着骆驼准备离去。 

回头时我看见她站在树下,没有带兜帽,隐约见到金黄色的首饰。风带起她的发,让我看不清她的神情。 

我接回线人回到谷里之后很久,我才知道那棵树名叫三生树。

 三生树。 三生路。三生苦。

-end-

评论
热度 ( 5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