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笑说有恨(苍秀+gl)

  盾娘和秀姐的陈年旧事  

又是一个坑啊。

  别的cp心情而定,可能会出现秀太x苍爹的cp,雷者慎
  大部分都是glbl向,可能少有秀娘x大师,毒姐x道长。
 
  本文绝对不会正面描写花萝。绝对不会有苍花。

  涉及阵营。相爱相杀。be、he不懂。不要问为啥那么少字。

    以上,雷者慎入,为了作者的人身安全。

  【笑说有恨】.1  

  她游历完回到秀坊已有些时日。

  虽说看惯了这大唐的壮美,再回到秀坊看这西湖小桥流水,有些缓不过来,却也格外怀念。

  近来没什么重要的大事儿,她索性去了叶坊主那儿静修去了,弄得和她亲近的师妹们想找她玩儿都找不到人。

  她在游历之前便被选中成为内坊弟子,要帮着处理些不大不小的事务,她师父老人家便勒令她出坊游历。

  她虽不懂为何师父如此的着急让她去游历,却也只好照做,谁叫她也不是挺喜欢处理内务。

  这日,她回到秀坊静修已久,藏剑山庄派了人过来,不知一时半会儿说了什么,叶坊主亲自过去接见了藏剑山庄的人,想必这么大的事儿,坊主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她此时却坐在房中,手里抚弄着琴,神色散涣,弹出来的曲子也听不出谈的是什么。

  同她亲近些的师妹趁着叶坊主不在,同看守的师姐们求了会儿情,这才得以跑过来找她玩。

  几个小女孩儿推搡着扒在门边偷看她,却发现她已是起身准备离去,便有心急的小孩儿喊了她。

  “赤與師姐!”

  赤與愣了愣,回神過來看見扒在門邊的小孩兒們,不由得無奈。

  “進來說話。”她眉目間染了點兒笑意。

  等几个小孩儿坐下了,围了她一圈儿,她问小孩儿们想干什么,几个女孩儿却是相互看了几眼,不知道怎么搭话。

  赤與抱过坐在旁边的身着蓝色南皇套衣服的小师弟,看了看这群小孩儿,不由得又是一阵好笑。

  “我同你们说说师姐我出去历练时的事儿吧,成不?”

  “好!”“好啊!”“师姐你说什么我都听!”……

  一群小孩儿附和道。

赤與摸了摸自己的眉眼,有那么一会儿的走神,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

  “我先去的地方,是扬州,那儿很多的人生活在城里,也有别的门派的弟子在扬州城里。

  我在扬州那儿认识了个丐帮女弟子,人很好,带我去了扬州的再来镇,一起去看了在坊里看不到的东西,去敬师堂那儿看过了别人植的桃花树儿……”

  “我去苍云堡的时候,边塞的战况似乎挺激烈,那地儿到处都是白色的雪,偶尔还可以看见些还未来得及清理的狼牙军的尸体。

  苍云军守候在城墙上,城门口也有人把守着,我同那苍云弟子说了挺久他才通报了别人放我进苍云堡。领我参观的是个女弟子,说话简洁得不得了,一板一眼的。”

  她停了一会儿,伸手拿下她腰间的凤萧云翼把玩,才才迟迟开口。

  “我那会儿不懂她为何这样同我说话,到了地儿也不同我说别的,直接就说教练场啊什么的,也不说是干啥的,我偷偷瞒着她去问了别的弟子才知道。

  我被告知暂时歇在那女弟子身旁的房间里,半夜里我跑到她那儿问她明儿要干啥,她好像不想和我多说似的,就说我要和她一同去前线,我这才想起来我去那儿是以大夫的身份去的。

  第二天,她说要骑马过去,我只得说我骑不快马,她便让我和她共骑同匹马。

  到了前线后勤的扎住营地,那儿的帐篷里到处都是伤员,我很快便被人叫了过去帮忙。

  那时我便有了不要看见她的想法……”

  赤與说到这里,几个小孩儿远远看见走廊那头叶坊主的身影,急了起来,故事也不听了,直接就翻了窗,运了轻功跑走了。

  她不由得尴尬的笑笑,等到叶芷青走回来了都差点没注意到。

  叶芷青看了看凌乱的屋子,心下了然,也没说什么,看赤與这有些愣神的模样,直接让她收拾了赶快回自己的厢房去。

  赤與走的时候只抱了一件琵琶,叶芷青也没说什么,她知这位弟子怕是心事过重,需得静修,却又忘不了放不下这事儿,也只能留她去了。

  此时赤與正抱着琵琶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眼神却漫无目的转悠,似乎是在想别的事。

  她走过水上搭建的木质走道,脚下受力的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水面泛起波纹,水面虽有波动,却意外清晰的映出赤與腰间的凤萧云翼。

  这怕是一个痴心人。

  走时被她抱在怀里的小师弟看了她一眼,瞟到她腰间的这萧,如此想到。

  师姐未说的那故事,大概会有这萧的来历吧。

[若她关塞征战不归,我亦是愿血洒边塞。]

.1(完)

评论
热度 ( 5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