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破烂三轮车。

鹊鹊相关。
和亚瑟搞。
女王受?
…………
结果真写了点。

————

扁鹊被他激发了那唯剩不多的一点兴奋感。

  想坐在他身上被狠狠的拥抱,然后止不住的啃咬他的肩头,尝到那熟悉的腥味。

  不知道到底是扁鹊的视线太过狂热,还是亚瑟自己太敏感,总之一时冲动把他按在休息室里狂亲完之后,亚瑟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他看见了扁鹊仿佛要把自己吃掉的眼神。

  偏偏那人还特意挑高了眉毛扯了围巾,做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

  亚瑟觉得其实他这副样子更加的可爱。

  在他出神之际扁鹊偏偏用力把他推倒在休息室的长座椅上,然后解下围巾跨坐在亚瑟腿上,双臂搂住他的颈脖,双唇凑过去同他纠缠。

  亚瑟回抱住扁鹊的腰同他缠绵,直到他不小心被咬到,漫出了血腥味。

  ……(别看我我不知道。)

  扁鹊着迷的在他身上蹭动,下身虽然被牢牢钉在那,但是他却可以使两人更加愉悦,这种类似于征服的快感让他差点脱力的趴在男人身上。

  男人的金发早已被汗水打湿,眼被布条蒙了起来,尽管身体上被取悦了,但是却又心疼着扁鹊。

  他再一次用力的坐下去,更用力的取悦男人,直到身体酥软,这才解下男人眼上的布条。

  男人回搂住他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却忽然更用力的取悦他。

  他被刺激的直接咬在了男人肩膀上,几次下来已隐隐有了血腥味。

  直到他失去意识前看见男人温和的脸,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