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丐毒(gl)

我爱秦风秦风使我快乐!
百合性向扫雷。
标题喂狗。

  她闪身躲入一旁的树木后,小心的隐藏起自己的气息。
  林间小径很快追来了人,领头的唐门弟子抚了抚脸上的面具,下令手下的人在附近搜查。
  她靠在树后,手里紧紧篡着虫笛,暗红色火焰模样的笛子在阳光下没有一丝光泽。她不敢在此时大口呼吸,尽管她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炸了。
  直到她微微转头查探,裙角不小心扫到地上的一根树枝,浅浅的摩擦声在唐门弟子的耳中格外清晰。唐门弟子猛然回头去看那棵树,只有斑驳的树影和灰尘。
  唐门弟子带人走了。这时一只紫色的蝴蝶从树上砸下,变成一个人。
  她大口的喘着气,因为体力透支而无法从地上爬起。尽管她很想再继续休息一会儿,但身体里血液开始有燥热的迹象,更何况这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艰难的站起来,摇晃着身子向着树林深处走去,尽管发觉身子有些不对劲,她还是任由腹部的伤势将本就是暗红的服饰浸染,她此时只期待着浩气的人回浩气盟抵御大部队侵蚀了。
  当然这只是幻想而已。在她听到破风声以后。她知道她被发现了。
  那个人落在她面前,她勉强抬起头,认出了是个丐帮女弟子。
  那个人扎着凌乱的马尾,带着两根羽毛,胸口裹着绷带,下身扎着皮革的服饰。她注意到这丐帮弟子,还带着苏幕遮。
  丐帮女弟子站在她面前,抽着鼻子闻了闻,手伸向她的腹部,“这种时候居然还会有恶人的小虫子跑到这来?你受伤了?”
  她看到那人很自然的另一只手搂住她,力道不大,但是她连挣脱的想法都没有。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桃花酿的味道,是那人拿着的酒坛子的味道还是那人自己的体香?
  “呵,耗子都没好到哪去,不需要你假意惺惺的这样来试探我。”她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那人似乎不喜欢她这么称呼自己,眉头明显皱了起来,但无可奈何她自己先说了辱骂的话,此时并不占理。
  “我不会伤你,也不会把你交给后勤看护,你且暂时跟着我,待你大部队撤退了你再离去吧”那人这么说,“还有,你可以叫我烟雨。”
  “呵,无所谓的代号,什么意义都没有。”她耻笑这个名字的意义。
  那人没有否认,烟雨确实是个代号。“那你呢?”
  “十六。”她轻轻的回她。
  “要说是代号的话,你的更像代号吧?”烟雨松开半搂着她的手,提起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
  她闻见了浓郁的桃花酿的味道。
  “前边有个扎营处,现在那儿的人都调走了,你跟我过去吧。”烟雨收好自己的酒壶,拉过她的手腕就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她看着自己被拉着的手腕,疑惑她是怎么那么准确的确认自己的手在哪的。
  “我又不是真的瞎,更何况我不是摸过你吗。”烟雨说到。
  被烟雨这么一说,她在意的就是后面那句话了,顿时面上浮起绯云。
  到了那个浩气的扎营点,果然一个人也没有,烟雨将她安置在一处房屋中,自己出去了。“我去给你找伤药,你莫要乱跑。”
  她本是想跑了去了,但听到烟雨这么说只是拿起虫笛把玩了一会儿。
  烟雨很快就回来了,手上提着个盒子。
  “脱衣服我看看你的伤”烟雨把手中的盒子放到十六坐着的榻边,命令她脱衣服“你要是害羞的话我可以帮你。”
  她抿了抿唇,脸色有些不好看,也不知是气的还是伤口痛的。
  这人真的是无理的可以。不是一般的无理。而且还挺不要脸的。
  “我帮你。”烟雨半晌没听见衣物摩挲的声音,上前扣住她的手腕,发现她果然没有听自己的话。
  十六的呼吸乱了一下,温热的气息呼在烟雨耳旁,此时她被烟雨半抱着,烟雨把头搭在了她的肩上。
  “不要乱动,小心扯着伤口。”烟雨伸手去解开了她的腰带,把腰带上的银饰拆下放在了一旁。因为她穿的是秦风套,此时未穿裹胸,圆润白皙的高峰被遮挡在松松垮垮的衣物下,偶尔露出一片春光。
  十六侧过头去看她,烟雨正小心的撩开她腹部的衣物查看伤口。
  她不由得认真看了看烟雨此时的样子,屋内光线昏暗,她们点了灯,相拥坐在榻上。
  烛光洒落在烟雨的侧脸,为了方便些烟雨把刘海都撩了起来,烛光中看烟雨的侧脸更加的柔和了。
  烟雨帮她上了药,正拿着绷带帮她卷起来。伤口挺浅,就是划得太长。
  “为什么不看着我。”烟雨把绷带系好,忽然听见她这么说。
  “苏幕遮不能轻易摘下。”烟雨的手刚要收回来,便被她抓着放到自己胸口上。
  还未等烟雨反应过来,半搂着的人忽然贴近,唇上便被一片温热包裹。她的小舌轻轻的舔舐着烟雨的唇瓣,挑逗之意再明显不过。
  手中细腻的触感加上她热情的挑逗,以及她有些开始升温的娇躯。烟雨迟钝的反应过来她出了什么事。
  十六抓着她的手开始蹂躏白皙的高峰,唇齿热情的挑逗她,烟雨心一跳,下一秒已经反客为主地狠狠地回吻她,手上的力度开始加大,惹得十六娇咛一声,苏得烟雨有些头皮发麻。
  “你知道你在干嘛么?”烟雨松开她被吻得湿润的唇瓣,隔着苏幕遮望着她。
  “呵……与其欠你个人情,不如直接肉偿了罢”十六顿了顿,“只是,我对你或许,比我想象中的更感兴趣……”
  烟雨手上又揉了她一把,刺激的她粗喘了一声。
  “你想我看着你,”烟雨将她放倒在榻上,佛开她的银饰,欺身压上,“如你所愿。”
  烟雨一只手将苏幕遮取下,棕色的带着深沉的感情的瞳孔看着她。
  烟雨不可否认,她接触到十六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美人儿,琥珀色的水润的瞳孔带着丝丝情欲看着自己,沾染了自己唾液的樱唇微张,脸蛋绯红一片,热情的勾引着自己。
  “是你的话,或许我不会后悔。”十六半阖着眼看她,轻轻的抬脸在烟雨唇角烙下一个吻。
  屋内的气温顿时升高。


tbc
鬼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