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一颗糖╰(*´︶`*)╯(上)

学院向设定。

各种cp已交往设定。

照常乱入各种冷cp。

我说是糖就是糖哼唧。

——————————————————————

  其实庄周已经很久没有去扁鹊家吃饭了。

  扁鹊和亚瑟在学校外面租有一套房子,美名其日说是恋人之间要有独处空间。

  但是庄周很少见他们出去住就是了。

  李白也曾经和庄周说过要不要去外面租套房子搬出学校住,但是庄周并没有同意,毕竟他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周围有点认识的人且吵闹点的。

  扁鹊和庄周不同,庄周作为好友是知道他偏向那种自己在什么人都没有的环境下生活的,从他经常旷课去校医室闲坐就知道了。

  所以庄周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扁鹊忽然赶在准备年假说让自己去他家吃饭,他以为扁鹊会想和他家亚瑟自己过一个年。

  然而扁鹊只是忽然突发奇想想让子休来自家来玩的,一来,过年嘛,他又不想和亚瑟就这么滚床单滚过去了,二来,多半是想看着李白想做又不能做的憋屈样。

  李白看着企鹅群里的聊天记录,心里默默的又给扁鹊记了一笔。毕竟他是真的想过年就这么滚床单过去的。(子休对此毫不知情并且一脸懵逼)

  他们都没想到到最后这聚餐还会被掺一脚。

  庄周点掉高渐离的小窗,侧过头望了望抱着自己的李白,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

  到底是准备过年了,庄周盯着李白的唇定定的看着,李白也不说话,也就这样看着他。

  “新年礼物。”庄周忽然凑上前来,主动吻住李白。

  李白被他亲着,低低的笑了一声,“礼物的话,这么点可不够......”

  庄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口腔被李白的舌头搅动着,唾液被搅得从他嘴角流下,显得诱人至极。

  两人亲了两分钟庄周才被李白松开,重新恢复自由的庄周一双金色的眸子带着些娇嗔看着李白,无声的责怪他如此对待自己。

  “红包要不要?”李白又再次抱着他的腰蹭着庄周的脖子。

  “废话,当然要了......不要白不要......”庄周红着脸别过头去,低声的嘟嚷。

  “哟李白,发红包啊?给你信爷一个呗~”有些轻挑的话语伴随着门开的声音传。

  “啧,我给我老婆的关你屁事啊。”李白无语的对来人翻了个白眼。

  赤红色马尾的男子双手抱胸不悦的看着两人,“啧,说得好像你结婚时不要份子钱一样。”

  “......哈?”李白听他一说,莫名其妙的抬头看他。

  韩信坦然的任他打量。

  “你和王昭君好了?要结婚了?”李白语出惊人,庄周听着也是吓了一跳,回过身把李白扣在床上。

  果然韩信直接炸毛,黑着脸冲上来想要拽李白的衣领。

  “那个,重言你放手啊放手,我知道你和赵云好着呢是吧你别啊哎呀放手啊!!!韩信!!给老子站边去不然老子告诉赵云你tm来整老子!!!”庄周看着韩信扯着李白的衣领,虽然自己已经尽力跟他拉扯了但是无奈实力悬殊,于是看着自家恋人准备挨揍的庄周果断暴走成了咆哮体。

  韩信被他喊得一懵,手下意识地松开,李白忽然被松开直接直挺挺的砸在身后的床铺上,痛得直哼哼。

  庄周也没管他,而是抱起胸一脸冷笑的看着韩信,“韩重言你胆儿肥了是吧?先前没认识赵云的时候就野得无法无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张良压着些事儿不然你早不在这学校了,你别仗着现在是赵云家属就能随意的进出别人寝室并且试图破坏他人财物。”

  被说成他人财物的李白默默的松着自己衣领,乐观的想毕竟是得了子休承认的财物......大概。

  韩信手贴裤缝眼观鼻鼻观心的垂首站在庄周面前挨训。都怪和夏侯惇他们打多了没怎么和李白混了都差点忘了李白媳妇儿是学生会的。

  韩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庄周见他不说话,一脸冷漠的下了逐客令:“你来拿赵云衣服的吧,他弄好了,床铺头上那包就是,拿了滚。”

  韩信内心崩溃的拿了赵云的包转身就跑,开玩笑要是真的被告到赵云那指不定自己媳妇儿又要拿晚上的时间来和自己打架。媳妇儿太悍没办法但人毕竟同意做下面的那个了是不。

  张良知道赵云愿意做下面的那个的这件事情后,对韩信表示怀疑。

  张良:你是不是又猥琐了坑了人家。

  刘邦每次回忆这个片断都差点笑出声。

  至于赵云和庄周什么关系。应该说庄周在这学校和任何人关系都非常好,也是都被大家尊敬的人物,差不多是大家对夫子的那种感觉。

  虽然庄周是学生会的人这点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谁也不知道学生会主席到底是谁的情况下谁也不想得罪学生会的人,保不齐是主席那就死定了好吧。更别说学校其实一堆人肆意打架。

  庄周目送韩信出了寝室,回头刚好看见李白在摆弄自己的衣服。

  “怎么样,痛吗?”庄周瞬间放松了下来,之前的那种冷漠的表情迅速消融,反而温柔的坐到李白旁边帮他看看有没有勒着哪里。

  李白心眼儿一转,故作疼痛的抽气,委委屈屈的和庄周撒娇。

  两人正腻歪着,然后庄周的手机响了。

  李白看着瞬间就丢下自己去接电话的庄周,非常的无奈。这手机铃声一听就知道是谁。是谁?还能是谁,扁鹊呗。

  “子休?你们准备好了吗?”果然是扁鹊。

  “好了,我们这就过去了...我们尽快。”庄周如是回到。

  “好,我和亚瑟在校门口等你们。”

  庄周先挂了电话,拉着李白一路狂奔到校门,此时已是黄昏,校门口站着六个熟悉的身影,庄周愣了愣,认出了多余的两个人是甄宓和荆轲……

  她们怎么也来了?李白表示累不爱。本来扁鹊已经够他受的了,再来个噪音制造者高渐离他都要疯了,结果甄宓和荆轲也来掺和。

  走的近了扁鹊才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并投向庄周,然后理所当然的走上去搂着庄周的肩走到前头带路。

  庄周礼貌的和高渐离荆轲等人点了点头打招呼,感觉自己被遗弃的李白默默地走到夏侯惇旁边。

  夏侯惇只是同情的看了眼李白,说了句李白你也有今天等等之类特别嘲讽的话。你以为你是刘邦吗那么嘲讽?!旁听的高渐离对他翻了个白眼,走快几步想要追上前边的甄宓和荆轲,夏侯惇顿时眼疾手快的伸手搂住他的腰然后让他踉跄的撞回自己怀里。

  高渐离只能不停的瞪着他,试图让他松开自己,然而男人看都不看自己,一边把他强行锁在怀里一边继续和亚瑟李白磕唠。

  李白和亚瑟默默地看着两人的互动,又想起丢下自己的两人的媳妇儿。瞬间悲从中来,想讲一句妈卖批。

  甄宓和荆轲偶尔看看前面的扁鹊和庄周,又看看后面的四人组,然后带着诡异的笑开始小声的讨论起来偶尔还控制不住发出猥琐的笑。

  高渐离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自己表妹和她情人在说些什么。毕竟他那里的各种cp的r18本子都多得成他睡前读物了。咳,被夏侯逼着看的。

  思及他现在的这种状况,高渐离不由得回到自己发的那条消息之前然后剁掉自己的手。

  他发完那句话不到十分钟。夏侯就黑着脸冲进了寝室里,把睡得跟猪一样的典韦给丢了出去。并且关了窗拉了窗帘。

  然后,然后,然后他就被自家生气的男人按在床上疯了一下午。

  啧。高渐离不由得想起昨儿夏侯进入自己时的那个深度……简直爽的他差点给直接早泄。

  咳咳。想歪了不能这么污不能想这种这么污的东西况且还是在那种外面阳光刚好的时候光天化日之下,夏侯居然!能硬的起来!还不给他的腰揉一下不然现在至于这样被他搂着不敢挣扎吗都怪他那里那么大……啊woc不对不能这么污嗯。

  夏侯惇看了眼自家媳妇眼神乱瞟脸上越来越红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想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于是他很淡定的,低头亲了高渐离一口。

  “……!!!”高渐离式懵逼。然后脸红的快要冒烟了。

  李白和亚瑟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在一旁叨逼,然而内心已经骂了夏侯惇一万遍。

  秀恩爱,呵呵哒。老婆我也想秀恩爱啊!!!
——来自李白的钻石客户端

评论 ( 5 )
热度 ( 54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