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没人我又是一发悄咪咪的瑟鹊( ̄ ‘i  ̄;)

没鲲没酒没信没人要吃药只有两人的独处时间。——大概。 我没病。

士兵们冲进一间屋子里,左右查看了一番回禀了王,那个要找的人并不在屋子里。
狮心王无奈的令士兵查找屋内是否有密室。
按理说,他不会费尽心机的逃走。
士兵果然找到了密室的通道。
亚瑟挥推士兵,自己先下了密室。
穿过漆黑的通道,尽头是一扇微微敞开的门。
门后有点点烛光闪烁。
亚瑟推开门,不出所料的在门后看见了那个人。
“乖,和我回去。”
炼金王转过头来看他,有些不满。
亚瑟让士兵回到屋子里守着。
“生我气了?”他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炼金王。
“谁会和你生气呢,殿下。”炼金王放下手中的笔记,不悦的回他。
“我允许你生我的气,”亚瑟低笑,“但是生气之前要补偿我。”
“补偿?!”炼金王的声音高了一栽,“殿下,被补偿的怎么就是您了呢。”
“乖,别吼我,”亚瑟舔上他的耳垂低语,“也是补偿你。”
他被舔得脸上发烫,匆匆忙忙的推开亚瑟然后戴上帽子,别过脸去不看他。

评论 ( 7 )
热度 ( 6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