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丐毒】-戮红-

毒姐黑化*
慎*

我出生门,她入死门。轮回千载,转世为人。
溪涧枫横,满目温存。道之不同,不相为谋。
我戮人为生,她眉目浩然。
相思之苦,何以解忧?
我堕成魔,她不成佛。
妄念一生,何以平得。
屠她满门,咒她堕魂。
舍我之生,怨我之温,她噬我骨肉,我妄她入魂,可得所以之因果,不过她林间小憩一场醉梦。
梦醒,未有人。
可不会再忘。

曾在洛阳押送粮草的时候看见过她,她裙䘧火红,眉目娇艳,手上的虫笛还沾着我同伴的鲜血,我看见她对我笑,眼神充斥绝望的爱意。——楔子  

  她刚十六有七那年,曾一时兴起背着师父离开了苗疆,她那时尚不知中原如何繁华,不知江湖险恶儿女情长,后来师父托人找到了她,她只是站在一尊墓前,长久的叹息。
  她问那个去找她的师妹:
  “我若为此上心,着了魔,她会记得我吗?”
  师妹哑然,却忍不住湿了眼眶。
  或许在师妹眼里,她就是个痴心人吧。
  可在墓里的那个人,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不知道我有什么目的。如此,它会记得吗?
  她回了苗疆。
  师父什么也没说,只是提了句,等你晚些我带你去拜了恶人谷吧。
  她愣怔。
  “相由心生,”师父指着她眉间,“你戾气已生,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定不会留你。”
  她苦笑了下,终还是认了。
  后来她跟着师父入了恶人谷,东征西讨的过着日子,手上沾满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
  两年的时间很短,对于她来说或许也很长。
  足够看清这世道的浑浊。
  她那年出了谷,没了任务,随便在成都捡了几套衣服穿,准备去浩气盟那边的地界看看。
  她在扬州认识了一个和师姐走散的丐帮女弟子,那人很笨拙的跟她问路,她见她似乎认不出自己是恶人谷的人,一时间想逗逗这人。
 























我想坑了。

评论 ( 2 )
热度 ( 6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