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

~四海八荒~

~云砸~

自闭中。冷坑冷cp户。

记我寮里的那群式神。

三星未觉醒狗视角。

  我是大天狗,阿妈某种意义上的第三只式神。
  今天是我被阿妈召唤来她的新寮的第一天。
  怎么说呢,因为在以前的寮实在是太冷清,就三个式神,所以我现在看到人多的寮就有点……。
  阿妈有四个ssr,寮里的现任扛把子妖刀小姐,还有阎魔和咸鱼,嗯还有我。
  阎魔至今因为阿妈偷懒而还没有觉醒,她倒也无所谓,整天拉着一级的判官在庭院里闲坐。
  咸鱼,呵呵,凭什么在我马上来了之后就直接把觉醒材料给了他啊摔。
  至于妖刀,我觉得她是不耐烦带我去探索的,因为她看我的眼神跟看垃圾差不多。
  也是,在阿妈这里我他妈的根本就没得过重视嘤嘤嘤我都习惯了。
  阿妈这个寮以前的扛把子是鬼使白,在阿妈把鬼使黑拼出来并直接升到五星之后,鬼使白因为鬼使黑的强烈抗议下减少了出去活动的次数。
啧总比我都不能出去的好。
  再来说说阿妈以前的另一个扛把子,妖琴师。
  阿妈叫他阿琴,所以我们也跟着叫阿琴,嗯。
  阿琴是经常被晴明放出来在院子里弹琴的,阿妈没事也喜欢扯上晴明去听阿琴弹琴。
  直到阿妈抽出了………夜叉………
  那个时候听姑姑说寮里的青坊主还没有跳神盒,夜叉来了之后天天缠着青坊主打架,于是夜叉就一次次的被阿琴的琴音弄扑街。
  后来青坊主拉着般若跳了神盒,走之前很正气的跟阿琴交代了些般若一直在旁边笑的事,就这么去了。
  夜叉那时为此在姑姑房间里跟姑姑哭了一天。
  阿琴那时候也不会安慰人,就天天在院子里弹琴,不论昼夜,寮里都可以听见那空灵响彻的琴声。
  姑姑拎着夜叉丢给了院子里的阿琴,然后出远门了。
  根据阎魔所说,阿琴后来跟夜叉喝了半个晚上的酒,灌得夜叉醉得不省人事,然后阿琴忽然就跟醉酒的夜叉表白了。
  能想象到,阿琴跟夜叉说的时候声音很小,仿佛风吹一下就散了,阿琴看他的目光也很复杂,但是隐隐怀着期待和不安,醉着的夜叉不省人事,趴着石桌睡得昏天地暗。
  ……这种气氛下,谁他妈的会知道其实夜叉根本就他妈的不会醉酒哦?
  第二天晴明没听见琴声,顶着个死鬼脸跟阿妈商量要不要把夜叉拿去返了。
  直到现在,阿妈终于把阿琴升了五星,夜叉开心得到处嘚瑟,鬼使黑拿着镰刀到处撵他,妖刀也跟在阿妈旁边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其实阿琴和鬼使白确实是被整个寮宠着的妖啊,姑姑和桃花都没这待遇,哎。
  谁舍得他们不开心呢?
  重点说说一些事,例如,阿妈抽妖刀的时候,写的是吸血姬的名字。
  吸血姬和椒图是阿妈的心肝儿,平日里让她们待在寮里怕闷坏了,带出去又怕哪儿哪儿伤着了。
  那天阿妈抱着吸血姬和晴明一起去抽符,阿妈和人小姐姐说让晴明写她的名字,吸血姬也也非常有兴趣看。
  然后妖刀一睁眼看到了阿妈怀里的吸血姬。
  “我能感受到你的强大,你适合靠近我。”这是妖刀的原话,然后她就抱着吸血姬溜了,留下一脸冷漠的阿妈和坐在阿妈旁边无语望苍天的晴明。
  于是就没有然后了。
  至于我,我只能看着三星的针女六件套,默默叹息。
  “阿妈你个杀千刀的我对象呢!!!!!”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逐水、 | Powered by LOFTER